当前位置:首页 > 2017音乐中国

音乐下午茶二十二:我的学生谢敏行

发布时间:2015-02-02 12:09:55 丨 来源:中国网 丨 责任编辑:李平


魏东明音乐下午茶二十二:我的学生谢敏行   中国网

不得不承认:我老了,已经63岁了。从事钢琴教学40余年以来,经我培养的许多学生都已经出国深造、考入专业文艺院团工作或者上大学了。

近来,在我的脑海里总会浮现他们的身影:

雷蕾、蔡昀绯、安柟、王通、杨超、王思静、殷尚然、钟绍宸、黄昕禾、王家杰、蔡源嘉、葛俊韬、宋伯犀、王欣、那婧、王文迪、许彦龙、阮嘉辰、刘倬豪、任梓璇、殷子溦、赵徐舒荷、吴迪、卢睿、张肇南、李小宇、孙武……那一张张曾经可爱单纯的笑脸,将永远伴随着我的回忆。

我即将告别教学生涯。

魏东明音乐下午茶

谢敏行是我现在仅有的几个学生之一。

15岁的谢敏行出生于书香门第:她的父亲谢东是IBM中国区的高管,母亲史元春是我姨妈、清华大学原音乐室主任许有美的学生、而且是中国计算机界的权威、清华大学教授、计算机研究所所长。

小谢姑娘参加了许多全国艺术大赛,并都获得了金奖。她和我的得意学生杨超一起,参加了《魏东明中艺大厦原创钢琴作品音乐会》的演出;出色地演奏了我的抒情钢琴曲。

目前她虽然上了清华附中高二,却依然坚持学习钢琴。我真心希望敏行能够继续努力,做一个品学皆优的好学生。祝福她!

下面是谢敏行学习钢琴的一些心得,她希望与大家分享。(魏东明)




我与钢琴

我是谢敏行,15岁,高二,学琴11年。

(一)所谓天赋

差不多从我这个年龄段的开始,钢琴成了最流行、最普遍,也是最适合儿童学习的乐器。我的幼儿园有开设电子琴的必修课程,还有很多在联欢会上表演的机会和集体考级的安排。在那个身边人人都会并且同时学起的环境下,我并不突出。

上小学后,大家纷纷开始考级。考级的曲目虽都是国内外古典名曲或经典民歌,但考级的要求不过的达到熟练完整的水准,况且大家都年纪尚小,也很难体会和表达出不同乐曲相异的情感,所以考级之路自然顺畅。那时会认为通过的级别能够代表自己的钢琴水平,考到九级后,没了考级的教学内容,很多人都会认为没了更高的评价标准和提升空间,便选择了结束学琴。没了再考一级的动力,除非有浓厚兴趣或考学需求,他们多数不再弹琴或水平一直滞留原地。

很幸运的是,我在我的这个关键的阶段成为了魏东明老师的一名学生。特别要讲一下,魏东明老师本人非常随和,可以说,富有童真,时刻充满年轻的活力,加上芭蕾舞舞者的气质,真的很难相信他已经退休。魏老师的作品少说也有上千首,我学习演奏他作品的速度还不及他创作的速度。

魏老师最初教我时,我的乐感、指法、情感把控等问题让他头痛,但他每次都很耐心地指出我的错误,并没有批评、不重视和认为我不能成材,这也是让我崇拜和敬爱他的一个主要原因。

魏老师这样的教学方式和他笔下动听的作品激发了我对学习钢琴的极大兴趣,使我不断提升。

现在我在上高中,有了更多展示和演出的机会,有了许多赞美,其中不乏很多人说我天赋过人。但其实,即使真有所谓天赋,真正起到作用的还是我一直坚持、从未放弃。

(二)关于练习

开始跟着魏老师学琴,他很快发现了我比较擅长弹奏舞曲。可能是我小时候学习过舞蹈的缘故吧。那段时间魏老师经常让我弹舞曲,他对我的称赞和肯定让我找到了不少自信,我也更加愿意花更长时间去练习和更多精力去琢磨这些曲目。

那段时间我积累了一些曲目。这些舞曲让我充分展示了自己在演绎快歌时的激情、节奏感和手指灵活。

我曾以为速度代表了难度,快歌能够体现一个人的水平,但其实并非如此。后来我接触了一些魏老师的抒情、钢琴曲,那时我演奏的慢歌现在说起就是没法儿听。

当时我会认为这些曲目不需要手指灵活没有难弹的技巧,看谱一遍弹下来也不是问题,于是不肯分手慢练。但其实这些慢歌弹下来虽容易,但对情感的诠释要求很高,若对强弱的把控和气息的处理不够细腻的话是无法体现一个人的钢琴素养的。魏老师说从我那时的演奏中完全能听出我心中的浮躁。

从那以后的几年里,我没有一首值得保留的曲目,能达到表演水平的还是最初那几首舞曲。

直到最近一段时间,我慢慢才开始理解分手慢练的重要性,我终于学会了静下心来去演绎一首抒情乐曲。或许是年龄的缘故吧,不管怎么说,现在懂得还不算晚。

(三)如何演绎

钢琴的演绎形式有很多,伴奏是与独奏截然不同的两种形式。我现在除了跟着魏老师学习钢琴独奏,同时还是学校合唱团的钢琴伴奏。

说起我当钢琴伴奏的经历,最早一次是在小学一年级,这么说来到今天也有十年之久了。独奏时,钢琴是唯一主角,而作为伴奏时,只能在台侧,甚至幕后。但伴奏的重要性是绝对不能忽视的。都说合唱里伴奏是第二个指挥,伴奏与指挥同时控制着节奏,不能出现一点儿差错。同时伴奏还必须做到不能抢戏。

我在独奏钢琴曲时喜欢运用许多延长和渐快渐慢来表达情感,但伴奏必须配合演唱的气息,同时还不能节奏死板。伴奏谱的难度虽不高,但做到与演唱和谐就非常难了。在多次担任伴奏的过程中,我始终没有一次做到令人满意,这也引发我的反思。我的独奏被称赞,但我的伴奏却一直未能成为我的骄傲。

陪衬难当,这个道理用在这里也非常合适。关于如何演绎伴奏,我还有太多值得学习和改进的。

零零散散说了一些,其实想表达的很简单。钢琴已经成为我生活中的一部分,我一直在这方面发掘自己,希望有所成就。

魏东明老师对我的钢琴学习影响颇深,在此也表达我对他深切的感激与敬意。

 

联系专线    商务合作    邮箱
版权所有 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 电话: 86-10-88828000 京ICP证 040089号 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0105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