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2017音乐中国

音乐下午茶二十六:怀念父亲魏鸣泉

发布时间:2015-02-19 12:05:12 丨 来源:中国网 丨 责任编辑:李平


魏鸣泉

青年魏鸣泉

魏东明音乐下午茶二十六:怀念父亲魏鸣泉   中国网

父亲离开我们已经15个春秋,绵绵的思念如潮水般涌动在我心中——他的音容笑貌将永远镌刻在我的记忆里,他的歌声将永远在天堂回响。

父亲为人襟怀坦荡、谦逊温厚,他行事低调、绝不沽名钓誉、虚伪势力;他常常教导我们要善良真诚——因为他就是连蚂蚁也不愿伤害的人。

前几日,我在徐州出差,接到《音乐生活报》的来电:说要刊载一篇关于父亲的生平及声乐教学理念的文章。

由于这份报纸是由我母亲许有仁和已故作曲家王酩等人创办的(王酩曾任社长、母亲任常务副社长),所以我对《音乐生活报》充满了感情。

记者蔡一剑给我寄来了样稿请我修改,我将其中一段删去了:父亲曾经给数位当今最具权威的声乐教授、歌唱家上过几堂课,但是他绝不希望被说成是那几位名人的导师。

父亲曾经说过:他们都是很有成就的声乐家,只是找我听过几堂课;绝不能说是我的学生……父亲就是这样一个人,一个真诚的音乐家。

在父亲魏鸣泉辞世15年的日子,谨以这篇序言和转载《音乐生活报》的文章来表达我们全家的怀念吧。

感谢《音乐生活报》总编余晋湘先生,感谢蔡一剑先生。(魏东明)

魏鸣泉

中年魏鸣泉

唱歌一定要心胸宽广,品德才是第一位

《音乐生活报》

“天上飘着些微云/地上吹着些微风/啊……/微风吹动了我头发/教我如何不想她……”这是他的保留曲目《叫我如何不想他》,他是一个让我们难以忘却的人,很多年前那样的一个声音,直到今天还在我们的心中,我们不想单纯的说喜欢,但是在我们心中却充满着敬佩与爱,那时有一种声音,会让你回忆起幸福的时光,田地里随风摇曳的麦田、还有静静的蝉声,回想起大伙儿忙碌了一天后收工时的情景,还依稀听到了回家的人群欢笑地议论着邻里邻间的趣事。而他的教学和理念深入骨髓,为中国培养了无数的声乐人才,而他们构建了中国音乐史上的中坚力量,他就是著名的歌唱家、声乐教育家魏鸣泉。

他的那些故事,那些声音,仿佛在这时如初雪褪去,一切的一切都不会重来了,但是那些故事还在我们的口中代代相传,他的歌声还在我们的耳旁余音回旋,他的教育理念还在每一个艺术家的心中铭刻着。

名出所学,各尽所知

携手教学,情谊家乡

魏鸣泉是中国老一辈男高音歌唱家、声乐教育家,出生于1921年,四川达县开江人。早年毕业于前国立音乐学院后,在上海创建了“中国乐舞学院”与“上海音乐专修班”并担任教务主任及教授。这两所学校为祖国的音乐舞蹈事业培养了一大批著名的艺术家,如赵家梓、曲皓、金家声等人。1951年魏鸣泉与夫人、女高音歌唱家许有仁女士一起调往北京原音乐工作者团(后分为中央歌舞团和中央乐团),任声乐指导和独唱及合唱队长等职。

在中央乐团成立初始,魏鸣泉还担任了中央乐团合唱班主任,与老朋友杨化堂、韩德章、孙永武、李雅美、张利娟等人携手职教,为祖国培养了一批优秀的声乐家,如今他的学生遍布各个国家,正所谓桃李满天下。在魏鸣泉五十多年辛勤教学生涯中,他为祖国培养了大批优秀的声乐音乐家,而构成了一篇星光璀璨的名录——三零后到六零后的学生群体中邓玉华、吕文科等是建国初期,即是院团主要演员、资深歌者;中央乐团的吴其辉、闵鸿昌、李初建,于吉星、左威等人,也是魏先生七十年代的学生。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关贵敏、吴国松这样自寻师门跟随魏先生学习的歌者也有不少。

在魏鸣泉的心中,一直保持着对家乡四川深厚的情感,因此无论在哪儿演出,这份情谊都体现在他保留的演唱曲目中,而四川民歌就占有很重要的位置。《太阳出来喜洋洋》《请到我们峨嵋来》等都是魏鸣泉经常演唱的。除此之外其他的保留曲目还有:《玫瑰三愿》《教我如何不想他》《思乡曲》等。这些作品不仅深受人民群众的爱戴,就连老一辈中央领导人都对魏鸣泉非常尊敬和关心,周恩来总理和陈毅元帅曾常请魏鸣泉赴宴,周恩来还亲自推荐邓玉华、柬埔寨国王西哈努克的王子与魏鸣泉学习声乐。

魏鸣泉也曾出访前苏联、德国、波兰、罗马尼亚、蒙古等国家,并在全国巡回演出数百场。在巡演的同时,还为全国各地的学生们讲学,深受着学生们的爱戴和好评。在巡演中魏鸣泉在中国首唱了俄罗斯民歌《三套车》等歌曲。在1949年,魏鸣泉被推选为上海音乐家协会常委,并录制多张唱片,其中他自己创作的歌曲《我是人民的歌手》和原中国人民解放军文化部长李伟创作的《送军粮》《行军小唱》等经典名作都收录其中。在1959年中央乐团在中国首演贝多芬第九交响曲时,魏鸣泉老师任男高音独唱,而他的保留曲目还有歌剧《托斯卡》中的咏叹调”星光灿烂”、歌剧《奥涅金》中连斯基的咏叹调、歌剧《被出卖的新嫁娘》中的“瓦夏之歌”,以及意大利歌曲《重归苏连托》《我的太阳》《缆车》《玛莱卡莱》等经典之作。

“关闭”技巧是

决定男高音成败的关键

魏鸣泉老师引领我们攻克了美声男高音关闭音技巧,他拥有着在我国声乐教育历史上的超前思维,引领着中国声乐界的迈出并攀登上了另一个台阶。所谓“关闭唱法”,其实是一种高音唱法,这种唱法要求歌手在唱高音时用一种微妙的调节方法让声音进入头腔而相对减少胸腔和口咽腔的共鸣。简言之,就是打开头部共鸣腔,如果关闭的位置精确,再加上均匀通畅而又深沉有力的气息支持,高音就会出现一种独特的色彩:柔和、温暖、纯净而有极具穿透力。这样的声音,轻松自如,调节余地宽广,因而表现力丰富多彩。更重要的,这种唱法突破了人类唱高音的生理极限,极大地扩展了歌唱者的音域,尤其是在男高音的区域里,所以“关闭”技巧是决定男高音成败的关键,男高音运用“关闭”技巧可以自然而不露痕迹地解决发音上从胸声重机能到头声轻机能的过渡,尤其能使高音变得稳定、扎实、耐久。事实上,“关闭”技巧也是上个世纪所有伟大男高音的法宝,所以没有“关闭”就没有上个世纪的伟大男高音。

魏鸣泉教授曾说过:“‘关闭’最重要的练习,是练好换声区开始的三个半音音阶。”以男高音为例,换声点是f2,其换声区即是(#f2、g2、降a2)这三个半音音阶。这个阶段需要较长时间的磨合,不能急于扩展音域,直到真正掌握换声的感觉不吃力才可以。确立换声区唱法的标志是:声音自如、音色“空、暗、柔、小”。之后在进行“闭口哼鸣”中,哼鸣的同时在心里默念a、e、i、o、u五个母音,注意倾听母音不同的音色,体会“混合母音”的感觉,打开咽腔,面部表情自然放松呈微笑状,同时喉位自然向下;在变换母音时,舌头需放松。在中声区的训练,先找到“混合母音”的感觉,做到稳定的呼吸和共鸣,为换声区的“关闭”奠定基础,在以练习u(屋) o(欧)混声的练习曲中,练习时注意唱清楚每个音,不能变音,声在气上行,音越高,感觉“嗓子眼儿”越小,音色越明亮、越集中;特别到换声区用“关闭”时,仔细体验咽腔柱肌将音“拢住”的肌肉动作,仿佛后颈被一只无形的手“托住”,此时在后颈处就形成了“带有o音色彩的u音管”,为高音的共鸣提供了良好的通道,至此在“换声区”状态确定之后,再向高音区扩展。一般以扩展一个全音为首,男高音的两个半音音符是a2和降b2,练声曲要简单、易记,从慢到快,逐渐递增,还要多练习延长音,这样有助于集中精力注意发音。此后在练习八度跳跃练声的时候,要用贴着咽壁吸着唱的感觉打开喉咙,同时抬起软腭和提起小舌头,让声音聚向鼻腔,运用低音唱a 母音时找真声的感觉,高音混合o母音时找真假声混合的感觉,回到低音时再找回真声的感觉,练唱时还要注意a2和降b2这两个半音音阶,(a+u)的音色要向(a+o)的母音音色上靠拢,以便增加高音的响亮度,在此(a+o)混合共鸣已经成熟的基础上,再运用“关闭”的开放感觉,让声音贴着咽壁向后往鼻咽腔的最顶端集中,调动全身的契机唱到最高的音符时,母音由o向a开放,这时的a母音与中声区的a母音有着本质的区别;当喉底和头腔以“吸气”的感觉“打开”时,这个最高音a好像跨越到了脑后发声,训练时一定要前面挂住“高位”,往后像打哈欠似地“吸着唱”,永远保持咽柱肌往里靠拢的“u”型感觉,然后利用后腰的力量向上、向前“用劲”,高音就酣畅淋漓地发了出来。自此最为重要的是,不同声区的音色都得需要统一,并且在换声的时候不留任何痕迹。男高音唯有达到这种程度,才可以说,基本上掌握了换声区的“关闭”唱法。

“唱歌一定要心胸宽广,

品德永远是第一位的”

魏鸣泉更是一位善良温厚、德高望重的声乐教育家,对待学生像亲人一般,尤其对家境贫寒的学生更是分文不取,还在生活上关心与帮助他们。这是老一辈的艺术家带给我们的高尚品德。

在音乐教育方面,魏鸣泉曾教导我们说:“每个人学习唱歌的方法都不一样,因为每个人的发声器官都不完全相同,如果学习别人的拿来主义,势必会误入歧途。因此,要求我们要善于思考,找到适合自身条件的“关闭”技巧。

在教学中他把学生看作一个个鲜活的生命个体,在讲授课本知识的同时,更注重培养学生高尚的思想和情操,并以身作则以教师的人格魅力和严谨的教学态度影响着学生。无论遇到任何困难的时候,他都会耐心地教导学生,给予学生们无私的帮助。所以无论怎样来说,教育的力量不乏四两拨千斤,穿越着一切障碍和囹圄,所以施教没有停留在“传道授业解惑”的状态,正所谓教书育人,老师在教学过程中,也教学生们做人,他总说:“唱歌一定要心胸宽广,品德永远是第一位的”。

在选择演唱歌曲的时候,他总是对学生们说:“中国人,一定要先学会唱中国歌,唱歌咬字一定要准确。”在面对学生的时候,他谦卑的心态和对音乐热诚的态度打动了很多人。例如,在课堂教学中或课后面谈中,他会和学生探讨如何确定自己的目标;如何与其他同学进行相处,如何看待学习与学生工作之间的关系;如何面对演出的突发情况等等。对于这样的话题,学生们都很感兴趣。通过话题探讨,学生们感觉到与老师的关系逐渐拉近,已经不仅仅是师生的关系,同时也成为了朋友。学生们说:“魏老师所教的东西不仅是声乐的练习方法,他还教会我们做人的道理。”

正所谓名师出高徒,如今声乐、教育领域的人才济济,都离不开魏鸣泉老师的奉献,真可谓是“江山代有才人出,人才济济遍今朝”,而今的艺术家们如:逯惠娟、刘建华、马清水、罗德成、徐宗俭、邓小俊、冯淑兰、张铜霞、谢一曼、马翔、方明、方蓉、李小祥、熊家源、胡大舜、周蕴华等人都曾与魏鸣泉导师学习过,但是魏鸣泉先生从不张扬,他讲:“这些歌唱家已经很有成就了,不能说是我的学生啊”,这是一种以无私的奉献实现了自己的人生价值,这种奉献是积极主动的。我们常把老师的奉献比作“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人间最伟大的奉献也在于此。老师把自己所学的知识无私传授给学生,一批批的学生成为国家的栋梁之材。我们传承的精神需要从即时做起,从自身做起。带着老师的精神。让奉献这棵常青树,永远葱笼、繁茂。

不论何时,一旦我们的记忆淡去消逝,就有可能就此淹没在历史的漩涡中,迷失自己;但是只有教育了下一代,才有可能成为国家或世代的共有记忆,不断流传下去。将事情从个人体验中抽离而出,实际留存音乐世界中,就能藉此跨越时空的限制,逐渐与他人共有;音乐教育正具备这样的力量。逝者长已矣,生者如斯夫!对于他的继有人有责任发扬中国的历史文化,或许这也正是一个相互支撑下的新起点!

联系专线    商务合作    邮箱
版权所有 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 电话: 86-10-88828000 京ICP证 040089号 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0105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