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名人访谈

太合音乐集团杨浩宇:太合所做的是打造艺人上升的阶梯

发布时间:2017-06-28 10:57:00 丨 来源:光明网 丨 责任编辑:李平


△ 太合音乐集团演出管理事业部总经理

△ 太合音乐集团演出管理事业部总经理

他不年轻了,似乎也是一个话少无趣的人。但确实一个行业里从来不乏“有故事的人”。他走过的路,要以十年为单位计算,似乎每一个十年都让他经历了震荡后,旋即又恢复了平静,这是一个14岁上北大,少年时代写诗,但成年后过着看似远离文艺的创业生活。

很多故事要身处其中的人才能感受到,他曾经的职业身份有“华友世纪副总裁”、“华谊兄弟音乐董事长”、“盛大有你CEO”,如今的职务是太合音乐集团演出管理事业部总经理。6月2日上午,晴,地面温度31度,北京三里屯西五街5号楼,那里有一座灰白色小洋楼,杨浩宇如今就职的公司就在这里办公。

进门的时候,他正在电话上,穿一件2016年Fuji Rock音乐节的纪念T恤,在和同事要一些歌手演出的数据评估。我们落座,他点上烟,略显冷清的办公室有了一种沧桑感,对话从华友世纪创始股东、如今的中国农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向松祚谈起。“那时UT斯达康如日中天,上市之前部门分拆出来一个公司叫华友斯达康。老向是原来斯达康的股东,我们其实不是同一拨人,我们相当于MBO(管理层收购)把这家企业给买下来了。”

杨浩宇做技术出身,学的是物理专业,大学爱读朦胧诗和尼采。但上世纪90年代的北大清华校园里,一帮年轻人倒是玩音乐混出了一些名堂。杨浩宇因为年纪小,自嘲“他们不带我玩”,算和音乐结下一些粗浅的缘分。从2000-2007年,杨浩宇一直在华友世纪工作,2007年离开,两年后又回去。这中间,他经历了2005年12月华友世纪3500万元战略投资华谊兄弟音乐,错过了2008年3月与光线传媒合并案流产。2009年盛大4260万美元收购华友世纪51%的股份,杨浩宇回归。

从彩铃满地黄金的时代到渠道日渐衰落,数字流媒体崛起;从2005年超女带来的选秀风潮,到盛大集团陈天桥转型布局大文娱本该成就“盛大文娱帝国”却遗憾解体。杨浩宇经历了太多值得被写进商业史的波澜壮阔,盛大研究院当年“车水马龙”的盛况也留在了泛黄的记忆里。在商业的输赢无定之间,他抽烟时的间或悠长的沉默,愈加带着在商业世界里才能品味到的一种“残酷的温情”。2015年,在老朋友太合音乐集团创始人钱实穆的邀请下,杨浩宇来到太合,再次出发。这一次,他在做些什么?

他是一个温和、谨慎而务实的人,在他看来,艺人和产品都不是静态的,而是不断生长的一棵树。“我们想做的不是一时的好东西,而是一世的好内容。”

“修剪”秀动APP

来到太合音乐后,杨浩宇的第一个工作是接手太合音乐旗下的独立音乐售票平台秀动APP。

“我做的第一件事是先砍掉一些还不是很能吸引用户的功能,比如互动。”杨浩宇说,“产品是一棵树,在一开始生长的时候你不能让它长出太多旁枝侧叶,要修剪掉,让它得以集中力量把主干长好,因为用户也是动态的,用户使用的产品能不能提供给他们价值,这才是最核心的,不能用运营去解决产品的问题,也不能用产品去解决运营的问题。”

当时杨浩宇对秀动的改动主要集中以下三点:一、内容方面,一定要有好演出,狠抓头部内容,这是最核心的一点;二、演出品类一定要全,跟Live House相关的演出必须都能看到;三、要让用户对品牌产生认知,形成反复消费,养成长期使用习惯。“之前80%的用户是来源于WAP链接过来买票,对品牌认知并不强,我们现在是强行把WAP用户迁移到APP上,这样情况就翻转了,目前APP和WAP用户的比例是8:2,复购率在百分之三四十左右,预计到今年年底注册用户能达到一百万。”

杨浩宇预测,随着中国整体演出市场的发展,Live House演出的规模未来应该能达到几个亿,光是秀动这两年做演出的规模每年就增长了三倍多,北京一个地区就能有三四千万收入,占到去年秀动整体收入的20%左右。虽然在票务方面还没有达到盈利状态,但他认为这是一个建立行业影响力和话语权的过程。

“这个对于太合来说还是很重要的,因为作为一个内容公司,做票务的数据能让我们更早地去发现一些优质的内容和好的艺人,并且长期跟着艺人去成长,从演出到经纪,从经纪到版权,让艺人能够去做一些很长线的东西。比如通过我们的巡演体系,能把一个艺人从Live House推向剧院,从剧院推向体育馆然后是体育场,我希望建立这样一个体系,这同时也能扶持Live House发展,有更多的场子能容纳更多的演出,完成基础设施的建设——而不是说用票务和演出去挣票提,这个没什么意义。”

秀动除了做票务,也主办演出,去年办了一千多场演出。比如去年独立音乐人谢春花和齐一,秀动团队都花了很多精力在做。齐一这位独立音乐人此前没做过任何演出,尽管圣诞期间糖果俱乐部的场地费要6万元,这在独立音乐圈算非常高的场地成本了,但秀动认为值得投资,便为齐一举办了其职业生涯的首演,结果是卖了800多张张票,场子里站满了人。“整个事情的运作,我们希望传递一种理念,太合要做的事就是提供让音乐人才可以肆意生长的音乐行业土壤,从Live House 到大型演出,从艺人经纪到版权运营,用心帮助更多的艺人从0到1,从1到10,实现阶梯式的上升,最终为用户创造真正有价值的内容。”

△ 草东没有派对演出现场

△ 草东没有派对演出现场

切入大型演唱会,对音乐负责“绝不炒票”

独立音乐市场之外,杨浩宇的决策是杀入竞争激烈的大型演唱会,这也是一个极度考验人脉和信任度的市场。在这个市场,有钱很多时候也并不管用。

太合音乐第一个切下的大IP是张学友,学友“惊人的认真”让见惯了世面的杨浩宇吃惊。

杨浩宇低头喝茶的时候,表情显得一本正经,言辞又十分谨慎,但在谈到张学友时,他的语调突然就兴奋起来,释放出一种“小粉丝”的少年气息,那是一种看到自我局限性的崇拜感。从某种角度来看,这确实是一种颇为励志的场景。例如,在惠州演出时,张学友会自己爬到最高层的看台转一圈,指出哪些地方有遮挡,告诉主办方这一片位置的票不能卖。张学友对于自己演出的身体状况要求十分严苛,虽然已经快要五十六岁了,但是他依旧会为了演出锻炼、健身,这次的演唱会就筹备了两年。“他对于体力的要求太不可思议了,周五的演出晚上十点半结束后,他会在十二点出发坐车到下一个城市,基本上到达会在凌晨三点多,休息到第二天下午三点又从酒店出发去场馆排练一小时,巡演的每周都是如此,那么克制,那么执着,一般人早就崩溃了。”

“他绝对能改变你人生观”,歌神张学友的人生已经在世人难以企及的高峰了,他居然还能如此努力,对每一场现场演出歌迷付出超乎寻常的辛苦。说到这里,杨浩宇不自觉在空中挥了一下手感叹说:“大概这就是为什么他在那个位置上,还能不断登顶。”

△ 演唱会日均指数TOP10(数据来源:《中国演艺赛事数据报告》)

△ 演唱会日均指数TOP10(数据来源:《中国演艺赛事数据报告》)

薛之谦的2017年演唱会也正在如火如荼地进行。为什么薛之谦会大火?除了大众普遍认知的薛之谦是一个“非常有音乐梦想的人,做段子手是为了做音乐”的当红艺人之外,杨浩宇在做薛之谦演唱会的过程中,对他又有了很多新的感受。例如,在大连演唱会上,一半多的观众都在流泪,近镜头看,薛之谦自己也是眼泪啪嗒啪嗒掉个不停。

“薛之谦认为自己最核心的身份还是一个歌手,因为做演唱会赚的钱比起做综艺节目、拍电视剧要少很多,还更辛苦,需要不停地锻炼,这段时间内也必须维持在一个非常稳定的状态,不能接其他活。”杨浩宇回忆,有一次在讨论执行细节时,薛之谦特别严肃地说:“不允许卖高价票啊,要卖高价票我杀了你!”

薛之谦演唱会早已到了粉丝们到处求票的地步。对于票务乱象以及市场上对热门艺人演出票务的认识,作为主办方,太合音乐能做的就是绝对不倒一张票,哪怕得罪全国的黄牛。做互联网多年的经验告诉杨浩宇,无论是物联网产品,还是艺人,最核心的都是用户体验,为了好的用户体验肯定要牺牲一些短期利益,这才是一家公司成功的长远点。

薛之谦是太合音乐集团旗下海蝶音乐的签约艺人,公司还需要对薛之谦的职业发展负责,“薛之谦在发布会上也说,这是我第一次真正在音乐上能赚钱,原来都是搭钱去做音乐。但这个钱比起他去做其他事情来讲真的是太无足轻重了。对艺人来讲,他希望的是什么?是能够给歌迷一个回馈,票价定得也不高,想让喜欢的歌迷都能买着他的票。”

稀缺让一些高价票流入二手票务市场,杨浩宇表示,这些票百分之百绝对不是从主办方这儿拿到的,但具体渠道他也无法说清。“你很难杜绝高价票的存在,我们售票的出发点是想尽可能让每个喜欢他(薛之谦)的歌迷都能通过正规渠道买到票。但因为我们没法区别到底谁是歌迷谁不是,那谁手快抢到了转手卖个高价,这个我们是没法阻止的。”

“情怀不是说出来的,是干出来的”

尽管演唱会市场乱象丛生,杨浩宇看到了这个市场的“惊喜”和“机会”。

“超级巨星的票房成长这三五年是最为明显的,比如周杰伦、五月天、张学友、陈奕迅和即将出来的刘德华等,他们的票房和上一轮比可能会翻番。” 杨浩宇说,新生代艺人的增长态势也非常好,比如许嵩,“我们都没想到当时上海大舞台8000多张票,提前一个月就卖完了——因为许嵩是第一次开正式的演唱会,这种状况算是出乎我们的意料。”

太合音乐今年所主办的薛之谦、张学友和许嵩的演唱会都很成功,而随着现在演唱会市场在规模方面的长足进步,杨浩宇规划明年在艺人方面要更加多元化一些,特别是头部艺人方面。而作为内容公司,内容是太合的立身之本,需要持续去做出一些不仅是一时的好东西,而是一世的好内容,这才是一个公司最值得骄傲的事。“音乐行业最需要的并不是风口和情怀,而是坚持。情怀肯定大家都是有的,但是最终能打动别人的是为此的付出,是专业程度。所以情怀不是说出来的,而是做出来的,是从行动中体现出来,这才会让大家觉得了不起。”

去年太合音乐集团被市场称作“隐形独角兽”,今年还会有更大发力。杨浩宇认为一个公司的核心竞争力主要源于三个方面:一是整个行业的发展速度,二是公司在行业中的话语权位置,三是团队管理。“内容公司得有获取高端IP的核心能力,这涉及到执行能力、商务能力和综合开发的能力。因为音乐这个圈子其实是很小的,你做得好的话大家很快就都能知道。就太合音乐来讲,我们在商务能力,财务实力,版权方面的布局以及媒体平台上的能力,都是有优势的。所以我相信我们把这个核心能力打造好的话,很多东西自然就会来。”

“坚持下去很难,在这个行业,活下来了也是一个胜利。很多事情都是顺其自然的,把你该做的做好。”

文 | 赵星雨 安西西

△ 太合音乐集团演出管理事业部总经理杨浩宇

△ 太合音乐集团演出管理事业部总经理杨浩宇

联系专线    商务合作    邮箱
版权所有 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 电话: 86-10-88828000 京ICP证 040089号 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0105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