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名人访谈

刘钧 一曲《渔家傲》走近范仲淹

发布时间:2020-05-20 14:45:40 丨 来源:新华网 丨 责任编辑:郑乾


《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

《清平乐》同一个故事背景,刘钧在上朝的小细节上都做了区分。

热播剧《清平乐》中,范仲淹一曲《渔家傲》唱得荡气回肠——“四面边声连角起,千嶂里,长烟落日孤城闭”,《清平乐》的原名《孤城闭》,正是取自范仲淹的这首《渔家傲》。那也是演员刘钧最喜欢的一场戏,此时他是离范希文最近的人。

接到这个角色时,刘钧曾惴惴不安,“这是我演艺生涯中最大的挑战。”彼时,他刚刚出演完《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中的盛纮。同一个朝代,同一身官服,辅佐于同一个皇帝,如何不让观众跳戏?

近日,在接受新京报记者专访时,刘钧也不免吐露了接演范仲淹时自己的忐忑与焦虑。

电视剧《康熙王朝》

《清平乐》

诚惶诚恐,因焦虑不安而失眠

因为拍摄电视剧《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刘钧与导演张开宙成了好友,“我们年龄相仿,聊得来。”所以在筹备《清平乐》时,张开宙最先想到了刘钧。

“接演范仲淹这个角色,真的是诚惶诚恐。”刘钧开玩笑地说。范仲淹在历史中真实存在,而且人人皆知。“如果长得像,大家也容易认可,可谁又知道范仲淹长什么样?如何演出他的风骨?很难。”

那段时间,刘钧焦虑不安,是太太鼓励了他,“她说:导演既然决定让你演,就说明你有这个能力,而且你和范仲淹也有一些相似的地方,都有着强烈的爱国情怀。只不过你这些东西没有他大,演的时候放大它们就好了。”

这些话,刘钧回味许久。他说,《清平乐》在台词上和以往的作品都不一样,“不但考验演员,同样考验观众。我们先要把话说明白,观众才能听得懂,所以仅仅是死背书肯定不行。”

开机后,刘钧就住在横店的酒店里,因为焦虑而失眠,于是他常深夜一个人到酒店周围溜达,一边走一边吟诵范仲淹的诗词找感觉,体会范仲淹作诗时的心境。有几次,还被淋成了“落汤鸡”。

电视剧《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

节奏慢?它需要你静下心来看

刘钧与张开宙合作的两部作品《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清平乐》的故事背景都是同一个时代,又是前后脚拍摄的,对刘钧而言,最怕观众看不出区别。

“《知否》里我饰演的纮郎,在家说一不二,但是到了朝堂上唯唯诺诺、大气都不敢出。到了《清平乐》我故意在行礼上和之前区分开,范仲淹无论是和别人辩论,还是陈述自己的观点,永远坦坦荡荡、一身正气。”

有场戏讲的是范仲淹第三次被召回,派往边境之前,与官家和韩琦坐马车游东京城。“当时东京城在宋仁宗的仁政治理下,已经大变样。我想如果我是范仲淹,一定不满足于坐在车里看,所以就跟导演商量,加了一场范仲淹冲到马车外,看东京盛景的镜头。”如果说,刚刚开机时刘钧对于饰演范仲淹还有些惴惴不安,那么拍摄过半后,他已经能体会到范仲淹的心境。

不过,《清平乐》播出后,也有观众质疑其节奏过慢,“它需要你静下心来看,很多东西都是有关联的。不同的人会有不一样的思考,比如如何权衡领导和下属的关系,如何看待民生。喜欢看爽剧的人可能会不喜欢。”

电视剧《琅琊榜之风起长林》

【人生事】

孩子的出生,让他变得更柔软

刘钧把自己对于文艺的热爱归功于妈妈,“她喜欢戏曲、电影、文学,小时候我的课外读物就是妈妈订的《大众电影》。那时,别人知道你想学表演、当演员,都会笑话你。”所以,在他鼓起勇气去报考艺术类院校的时候已经23岁了。“因为我觉得再大,人家就不要了,所以就去碰碰运气。”

观众对于刘钧的最初印象,可能要追溯到2001年播出的古装剧《康熙王朝》。他饰演顺治皇帝,与斯琴高娃合作出演一对母子。

而就在前一年,刘钧决定离开老家山东,到北京闯荡。北京给他最初的印象是,小时候看到的人,现在都成了一个剧组的同事,这其中就包括合作了两次的斯琴高娃。“那时每拍一部戏,我都觉得它会火。有那么两三年,慢慢觉得火不火也不是那么简单的事儿,自己用心工作就行了。”

没想到,五六年后市场变了,“都改二十多岁的年轻演员挑大梁了。”恰逢这时太太怀孕,有段时期他都没出来工作,“有孩子后,心态变了,人也柔和了许多,不像以前对很多事都那么苛刻,也不那么挑剔了。”

这几年,随着《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琅琊榜之风起长林》及《都挺好》等多部刘钧参演的作品播出,越来越多的观众记住了这张熟脸,“我就是和正午阳光合作了几部戏。现在整个行业都不是特别好,我觉得还是要敬畏工作,要珍惜,态度决定一切。”(记者张坤玉)

原文链接:

http://www.xinhuanet.com/ent/2020-05/20/c_1126007337.htm

联系专线    商务合作    邮箱
版权所有 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 电话: 86-10-88828000 京ICP证 040089号 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0105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