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名人访谈

巩俐:“演技”这个“技”,最好不要

发布时间:2021-09-29 09:37:56 丨 来源:新京报 丨 责任编辑:书海


第十一届北京国际电影节评委会主席巩俐。本版摄影/新京报记者郭延冰

9月24日,第十一届北京国际电影节评委会主席巩俐大师班活动在北京举行,本场大师班活动主题为“电影与我们”。本届北影节“天坛奖”评委会主席巩俐在现场与对谈嘉宾娄烨、张颂文、赵又廷,围绕表演、电影、角色发表独到见解。新京报采访巩俐,谈及对年轻演员的期待,巩俐表示,在快节奏时代,作为演员要沉淀下来,别走得那么急:“要有时间静下来,慢一点,思考一下,如果要做这个职业,只有热爱,才能坚守。要真的想好、真的热爱,再来从事这个行业,因为这个行业很特殊,有很多诱惑。”

演《秋菊打官司》才了解电影

作为大银幕的宠儿,谁都想不到,她在中央戏剧学院求学的时候,竟然曾被剧组“退货”。大一暑假,学校希望学生能出去实习,有机会出演电视剧或者电影,只要老师批准就可以。这时候,一位戏文系的学姐,告诉巩俐有一个电视剧角色的机会,但不给钱。巩俐抱着要交作业的心态,就和这位学姐坐火车去了成都试戏。结果见了导演一面,对方了解了巩俐的情况,甚至连试戏都没有,就让她“回去等消息”了。天真的她还真的回去等着,隔天遇到了老师,老师了解了情况,跟她开玩笑说,你是被他们退回来了吧。

巩俐在《秋菊打官司》中饰演秋菊。

被问到拍了那么多年的电影,究竟是从哪一部电影、哪一个角色,才觉得自己真正进入了电影?巩俐的选择是《秋菊打官司》:“因为我是话剧演员,当时很喜欢舞台剧,就觉得上了舞台后就没人管了,我们可以自由地演,演完后要受批评就再说吧!第一次拍电影时就有些不懂,《红高粱》是从中间的情节开始拍,就不太明白自己的状态,后来通过和导演的沟通才慢慢明白。拍《秋菊打官司》的时候,是一个半纪实的感觉,摄影机在哪,我们演员都不知道,我们戴着一个耳麦,然后用围巾挡着,80%(的戏份)都是这么演的,也没有很多提示。那部电影给了我一个类似舞台的自由度,那时候我觉得对影像的感觉,和摄影机之间的关系就不一样了。”

“我觉得‘演技’这词就不太对”

作为演员,谈到“演技”话题。巩俐表示,“我觉得‘演技’这词就不太对,其实演员不需要什么技巧,因为使用一个技巧去表现人物的时候,你就会很生硬,所以那个‘技’最好不要,只要用心去表现这个人物就好。我觉得技巧是你在准备角色的过程中,可能这个角色有一些特殊的身份技能,你应该提前做准备,掌握这个技能,这个不是演技。我有过几次这样的经验,比如有一次在《艺伎回忆录》里面学扇子。因为导演说这样的动作是艺伎经常会做的,但是现在练习时间比较短,你可以做吗?我说重要吗?他说很重要,我说那我就练练试试。当时我想,戏里应该会有五分钟、十分钟,肯定有很长时间的表现,我就开始练,每天几千下,终于成功了,但是在那个电影里面就一秒钟。后来我想了想,导演让我练的意思是说这个技能你一定要有,只是不一定在电影上呈现。但是你的技能一定要长在你的身上,那有可能(是塑造人物)很重要的一个手段。我觉得这些都是技巧,跟演技没有关系。”后来,巩俐以《兰心大剧院》为例,对此进行了进一步的阐述。“娄烨导演说,巩俐你要练拆枪,我说好,不管重要不重要我先拆吧。那个枪是真的,它已经生锈了,拆完以后装不进去,弹簧已经不好用了,练得手都破了,但是也一直在练。不过在成片当中,这个拆枪的镜头删掉了,但是我非常理解导演的意图。”巩俐认为最重要的是让身体与这项“技能”融为一体,当“技能”自然而然地成为了身体语言的一部分,也就不存在“演技”一说了。

张颂文笑称,像巩俐这种水平的演员,可能认为“表演没有技术”,但对于年轻演员来说“还是有一些方法”,“‘演技好’这个说法,就是一种观众对演员的褒奖。”赵又廷则说自己不喜欢“演技”这个词,但如果理解为对表演的审美、对戏剧的敏感度是可以接受的。“有人说你怎么演都演不过老人、孩子和狗,狗很真实,但你不能说‘这条狗演得特别好’。我们喜欢的、追求的都是同一种东西,都是本质上的人类情感。”

赵又廷、巩俐、娄烨、张颂文参加主题为“电影与我们”的大师班活动。

■对话

评委会成员“吵”不起来

新京报:你这次对北影节的感受如何,担任评委会主席压力很大吗?

巩俐:就是回家的感觉,尤其是在北京这么好的地方。其实不管在哪里、不管哪个电影节,我觉得这是电影人承担责任的地方,也是电影人的一个港湾,辛苦工作后可以把电影人的作品、工作成绩做好汇报。其实不管是做评委还是评委会主席,都有为电影服务的责任,这次回家了,没有太多的压力,但有很大的责任,希望能把这项工作做好。

新京报:你现在接戏的标准是什么?会选择怎样的角色?

巩俐:最基本的就是挑选我没演过的角色,想尝试完全不同的、不重复的,今天是这个角色,明天就突然变成另一个人的感觉。如果是和以前太相似的角色,若是挑战性不够的话,我就不想耽误太多时间,可能我也不会再去尝试了,我喜欢选择挑战自我的、难度很大的角色。

新京报:为了评出今年天坛奖的各大奖项,评审工作的日常是怎样的?

巩俐:我们每天花在看片和讨论上的时间,大概是八小时,我非常幸福地享受这段时间,就像回到“上大学”的时候,我们开视频会议,探讨电影和表演,探讨电影的方向,和没能到场的外国评委交流探讨,就像一个临时的家庭,评委之间相处很融洽,大家很顺利地达成共识,根本吵不起来(笑)。

新京报:本届北京展映单元也有一个你的作品回顾展,你最期待哪一部呢?

巩俐:其实我开始说不用展映我的作品,不太好意思(笑),但后来好像每一届的评委会主席都有一个回顾展映单元,于是就挑选了一些不同阶段的电影,希望观众能够看到我的成长,其实我也想去看一看,因为很多电影难得能在大银幕上看一看,至于哪一部,其实都挺期待的,像你说的《天山童姥》也挺好。这些电影角色都是我非常愿意去演的。

采写/记者周慧晓婉

原文链接:

http://www.xinhuanet.com/ent/20210929/a03867f216174b6f860a856ecca96691/c.html

联系专线    商务合作    邮箱
版权所有 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 电话: 86-10-88828000 京ICP证 040089号 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0105123